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宏观 > 金融 > 正文

经济下行叠加资本受限 银行系“金租”业绩分化严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顾月北京报道

导读

按照监管部门规定,2018年底起,金融租赁公司的资本充足率应达到10.5%,而系统性重要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则要达9.5%。

2018年租赁行业的日子并不好过。

一方面宏观经济下行下,多路违约高发;一方面监管部门对于金融租赁的合规性要求更加严格,不少金融租赁公司出现业绩下滑,从业者感叹压力山大。

此外,从金融租赁公司的数量上,也可窥见一斑。数据显示,2015年、2016年、2017年分别有12家、11家和16家金融租赁公司获得银保监会批复成立。而相比于前几年的创设热潮,2018年仅有一家金融租赁公司,即“中车金融租赁有限公司”取得监管部门批准筹建。

由此看来,似乎资本对于金融租赁的兴趣正在减弱。那么,2018年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的业绩到底如何?

业绩普遍下滑探因

从上市银行发布的旗下金融租赁公司业绩来看,这15家金租公司业绩普遍出现下滑趋势。其中工银金租、民生金租、中信金租、天银金租资产规模都出现下滑,而工银金租、光大金租和浦银金租净利润也出现了下滑。

其中,工商银行旗下的工银金租资产规模从2017年末的3145亿元下降至2715亿元,净利润也下滑近10%,但资产规模和净利润仍然位居第一。

此外,从各家金融租赁公司的增长速度来看,与此前相比,动辄百分之几十甚至100%以上的增速也难以同日而语。在资产规模超过1000亿元的6家金融租赁公司中,唯有国开行旗下、单独在香港上市的国银金租资产规模和净利润增速都达到了10%以上,其余公司增长都仅为个位数,甚至出现负增长。

而在资产规模在400亿元到1000亿元四家金租公司中,除了农业银行旗下的农银金租增速实现扭转,从2017年的资产规模和净利润双双下降转变为2018年的双双上升外,其余三家金融租赁公司,即光大金租、浦银金租和中信金租,则面临资产规模下降或净利润下降的情况。

与上述全国性国有银行或股份行控股的金融租赁公司相比,一些城商行控股的、规模较小的金融租赁公司则发展较快。如哈尔滨银行旗下的哈银金租和青岛银行旗下的青银金租,资产规模和净利润增速较快,其中青银金租净利润增速为492%,是已公布业绩中的同业最高。

为何金融租赁高增速时代不再?

某资深股份行旗下金融租赁公司业务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金融租赁公司资产规模和利润下滑,一是受到资本充足率的限制,如果不进行增资无法进行额外投放而只能回收;二是风险暴露,如果不良资产核销后导致资产规模和净利润都降低;三是2018年融资成本上升利差缩小,利润空间下降。

按照监管部门规定,2018年底起,金融租赁公司的资本充足率应达到10.5%,而系统性重要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则要达9.5%。但截至2018年末,中信银行、平安银行、民生银行的一级资本充足率都不达标,而从其旗下的中信租赁、民生租赁业绩来看,其资产规模也都出现了负增长。

“资本充足率问题是银行在2018年面临的重要问题之一,尤其是股份制银行。而按照银保监会要求,这些银行的资本充足率还需与被投资的金融子公司并表计算。2018年连母行的资本充足率都不足了,还拿什么钱支援子公司呢?”上述负责人表示。

面对以资本充足率为核心的资本约束机制,融资租赁三十人论坛(天津)研究院院长高克勤最新发布的研究报告认为,融资租赁是高资本消耗业态,需要建立可持续的资本补充机制,通过股息留存等内源性与股东增资、引入战略投资者以及发行普通股票等外源性相结合,同时要走轻资产资本节约的发展之路,如进行资产转让及资产证券化等。

转型路径探索

多位租赁业从业者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业绩下滑背后,更重要的是自2018年开始,金融租赁公司还面临经济下行和监管合规压力。

在宏观经济方面,据Wind统计,2018年共有117只债券违约,而这其中就有30家爆雷企业(9成为上市公司)发生融资租赁逾期,超百家租赁公司牵涉其中。而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裁判文书网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金融租赁公司作为原告,就融资租赁纠纷起诉(一般为承租人违约、拖欠租金)并判决了180多起案件。如光大金融租赁因为就三峡全通公司未按合同付款,要求其偿还租金1.77亿元并支付滞纳金。

在监管方面,在2018年5月,金融租赁和融资租赁都改为银保监会统一监管;而在2019年初,中国银行业协会金融租赁专业委员会正式发布金融租赁行业首个自律公约《中国金融租赁行业自律公约》,一方面强调不得恶性竞争并发展内控文化,另一方面也要求金租公司要逐步降低售后回租的业务比例,在开展售后回租业务时,租赁物必须由承租人真实拥有并有权处分。这些都象征着未来租赁业必须更加谨慎合规。

“在2018年的经济下行压力下,市场的违约等风险和竞争加大是租赁企业利润和营业收入下行的主要原因。在这样的情况下金融租赁公司主动放慢增速,加强管理并非是一件坏事。”天津地区某租赁企业风控总监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此外,一位年初刚从某城商行控股的金融租赁公司离职的业务经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公司管理粗放,没有明确的规章制度而多凭个人喜好,是自己离职的原因之一。“相对而言,金融租赁公司管理在金融业中是比较粗放的,在经济发展好的时候可能没有问题,但在经济发展不好的情况下还不进行精细化管理,在业务、风险、人力资源、企业文化、后勤等方面作出规范,出现问题的概率会大大增加。”该经理表示,“我离职的那个金融租赁公司,2018年就为此踩了三个雷。”

对此,2018年金融租赁公司的年报中,也显示出向经营性租赁和专业化领域发展的倾向,探索转型路径。如中信金租就重点聚焦在绿色环保领域,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中信金融租赁清洁能源和节能环保领域资产余额占比分别为51.71%、9.17%,绿色租赁资产余额占比合计67.21%,比上年末上升5.44%。

而“头部”公司中业绩想对较好的国银金租,就将飞机、基础设施租赁视为两大核心板块,积极开展船舶、车辆和工程机械租赁业务,审慎拓展其他租赁业务,并经济向经营性租赁转型,2018年融资租赁收入占比51.7%,经营租赁收入占比48.3%。

(编辑:李伊琳)


(网络编辑:何颖曦)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