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中国经济周刊官方网站国家一类新闻网站

经济网 中国经济论坛


首页 > 周刊杂志 > 正文

秦光荣主动投案背后

其子为华融系高管,已被查;据称在赖小民落马后仍“里应外合搞钱”。

p27-秦光荣资料图 中新社

秦光荣资料图 (中新社)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郭芳 陈惟杉 | 北京报道

责编:郭芳

(本文刊发于《中国经济周刊》2019年第9期)

5月9日下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主动投案”四个字引发外界关注,秦光荣并非第一个主动投案的中管干部,但确实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发布的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

当晚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的评论文章引用数据称,党的十九大以来,在反腐败高压态势下,全国共有2.7万名党员干部主动交代了违纪违法问题,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

除去是第一个主动投案的原省部级一把手,秦光荣主动投案的时点颇值关注。2019年5月,距离其卸任云南省委书记一职已过去4年多,而在此之前,云南官场已有多位曾与其共事的官员“落马”。

这些年间,秦光荣被查的传言一直不断,他也都没有投案,为何此时突然“主动投案”呢?“应该是因为儿子被抓了,不得不投了。”据华融内部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秦光荣此时主动投案,应该与其儿子秦岭有关,秦岭曾是华融系上市公司高管,赖小民落马后,秦岭也已于去年年底被查。

儿子曾是华融系高管,被传在赖小民“落马”后仍不收手,“里应外合搞钱”

来自香港的消息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透露,秦光荣的儿子秦岭曾任华融投资股份有限公司(2277.HK,下称“华融投资”)董事会主席,其在数月前已被带走接受调查。

华融投资是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2799.HK,下称“中国华融”)旗下于香港上市的综合投融资方案提供商,目前其控股股东为佳择国际有限公司(下称“佳择国际”),持股比例近51%,而佳择国际的控股公司则是中国华融的境外平台公司——中国华融国际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华融国际”)。

2018年11月27日,华融投资曾发布公告称,由于个人原因,秦岭已辞任董事会主席及执行董事。

同日,华融国际董事及总经理于猛获任为华融投资执行董事及董事会主席。

“之后秦岭再无新的任职,实际已经被抓了,目前仍处调查阶段。”据上述华融内部人士说。

2016年6月24日,秦岭获任华融投资非执行董事,彼时,他还担任华融国际行政总裁。在华融投资当日发布的公告中对其过往经历有过简单介绍:时年38岁;拥有逾15年的财务经验;2011年2月至2015年10月为农银国际控股有限公司行政总裁,在此之前曾于多家金融机构工作;获得中国人民大学颁发的博士学位。

在一个多月之后,2016年7月27日,秦岭由非执行董事调任为执行董事,并获委任为主席,由此开启两年多的华融投资董事会主席任职。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注意到,就在秦岭去职当天,中国华融的两位副总裁、一位总裁助理亦于当日辞职,中国华融于公告中给出的理由皆为“因工作变动”。

在这一波人事地震之前,而前任董事长赖小民于2018年4月因个人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而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6个月后,2018年10月,中央纪委发布的赖小民“双开”通报措辞颇为严厉,其中包括“在干部选拔任用过程中任人唯权、任人唯利、任人唯圈,严重污染企业政治生态”,“并在党的十八大后不收敛、不收手,且毫无顾忌、不知敬畏、变本加厉”。

10月15日,中国华融党委召开党委会议,传达中央对赖小民严重违纪违法案件的处理决定。会议强调,深入查找赖小民流毒根源、分析流毒危害、肃清流毒影响,以案促改。

记者注意到,今年1月,天津市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称,天津检察机关依法对4名曾任职于华融系公司的人员决定逮捕,4人均涉嫌受贿罪,其中有两人来自华融国际,分别是华融国际原党委副书记、董事会董事、总经理白天辉,以及华融国际原副总经理郭金童。

据上述华融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自2018年4月赖小民“落马”后,华融系多位高管被带走调查,秦岭便是其中之一。而秦岭的恶劣之处在于赖小民“落马”后仍不收手,“里应外合搞钱”。

一位知情的香港人士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说:“说是主动投案,实为不投不行了。如今,一门两父子,皆为阶下囚。父子俩只能比谁交代问题更彻底。”

多名曾经共事官员早已“落马”

秦光荣主动投案的时点确实颇为微妙。2014年10月,时年不满65岁的秦光荣便卸任云南省委书记一职,随后赴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自卸任云南省委书记后,不时有其被查的传言。

秦光荣的仕途起步于湖南,曾任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1999年,秦光荣调任云南,出任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此后近16年,其仕途从未离开云南,历任政法委书记、组织部部长、常务副省长、省长、省委书记等职,直至2014年10月卸任。

秦光荣任职云南的时间颇长,但其担任云南省委书记的时间只有3年多,2011年8月,他接替白恩培出任云南省委书记。

秦与白曾共事多年,2001年,白恩培从青海调任云南出任省委书记,直至2011年交棒秦光荣,如果从2006年秦光荣出任代省长算起,两人直接搭班子近5年。

而就在秦光荣卸任云南省委书记前夕,2014年8月,白恩培被宣布接受组织调查。2016年10月,白恩培因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经审理查明,白恩培直接或者通过其妻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超2.4亿元。

随着秦光荣主动投案,云南已有两任省委书记“落马”,除两人外,十八大后,云南多位省部级官员先后“落马”,如2014年3月接受组织调查的时任云南省副省长沈培平,其在2013年1月任职副省长,一年多后便成为云南“首虎”。而秦光荣任云南省委书记时的省委常委班子中,也已有多人“落马”,或被“断崖式”降级。

如2011年11月出任云南省委副书记的仇和,于2015年3月接受组织调查,并已于2016年年底因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4年6个月。经审理查明,仇和正是在2008年至2015年任职云南期间非法收受、索取逾2400万元财物。

再如2011年12月出任昆明市委书记的张田欣则被“断崖式”降级,2014年7月,其被开除党籍处分,取消副省级待遇,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遭到“断崖式”降级的还有云南省委原常委、秘书长曹建方,其于2015年受到开除党籍处分,降为副处级非领导职务。记者注意到,曹建方任职云南期间曾一度退出省委常委序列,但在2011年11月,其又重新出任云南省委常委。

秦光荣留给公众印象较深的一张照片是,2012年初王立军私自进入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滞留事件后,时任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曾率重庆市党政代表团去云南交流考察,当时多家媒体发布了时任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与薄在滇池喂海鸥的现场照片。


秦光荣“主动投案”,就等于“自首”吗

人民日报客户端 姜洁

5月9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了一则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消息:云南省委原书记秦光荣涉嫌严重违纪违法,主动投案,目前正在接受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对比此前发布的此类消息可以发现,这是中央纪委首次在发布审查调查消息中使用“主动投案”这个说法。此前,2018年7月31日和8月17日,在发布河北省政协原副主席艾文礼和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王铁接受审查调查消息时,使用的说法是“已投案自首”。

党的十九大以来,反腐败斗争已取得压倒性胜利。据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工作报告透露,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那么,为什么这次对秦光荣的表述不是“投案自首”而是“主动投案”?这两者之间有何区别?记者请教了有关专家。

“自首”是一个法律名词,我国刑法第六十七条规定: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的,是自首。对于自首的犯罪分子,可以从轻或者减轻处罚。其中,犯罪较轻的,可以免除处罚。 被采取强制措施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和正在服刑的罪犯,如实供述司法机关还未掌握的本人其他罪行的,以自首论。也就是说,从法律意义上来说,自首有两个构成要件:“自动投案”和“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投案是构成自首的基本条件,但如果投案后不如实供述,也不构成自首。从时间上来说,投案在前,自首在后。

从性质上来说,“自首”的主体已构成犯罪、触犯刑法,其中涉嫌职务违法犯罪者可以向监察部门自首,涉嫌触犯由公安机关管辖的罪名则应当向公安机关自首;而“主动投案”的主体则不一定构成犯罪,如果构成违纪,可以向纪委主动投案;如果构成职务违法但尚未构成职务犯罪,也可以向监委主动投案,但以上情形并未构成职务犯罪,不能称作“自首”。只有构成职务犯罪、足以移送司法机关的情形,才有可能构成“自首”。

那么,秦光荣“主动投案”,就等于“自首”吗?从字面来解读,不一定。首先,有可能他主动交代的涉嫌违纪违法的情形尚未严重到构成职务犯罪;其次,有可能他尽管已主动投案,但尚未如实供述职务犯罪的罪行;也有可能是他涉嫌职务犯罪的情况较为复杂,目前要认定“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还需一个过程,尚不能认定为自首情节。对比艾文礼、王铁的“已投案自首”的表述,可以推测,这两人在主动投案后,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布审查调查消息前,已经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那么,秦光荣到底属于上面推测的哪种情形呢?他“主动投案”到底最终有没有构成自首?只有等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公布对其处分决定时才能见分晓了。

采访中,还有一种观点认为,“自首”是法律用语,应当由司法机关来认定是否构成“自首”,纪检监察机关在审查调查之初只能对其“主动投案”的行为进行认定,因此此时不提“自首”更为宜。如果这个观点成立,那么这是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在发布信息时用语更加规范的体现。

此外,还有人提出疑问:为什么中纪委在公布白恩培、王三运接受审查调查的消息时,对其职务的表述分别为十二届全国人大环境与资源保护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十二届全国人大教育科学文化卫生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不提其担任过的省委书记的职务;而今年以来查处赵正永、秦光荣时,对其职务表述则分别为陕西省委原书记、云南省委原书记,不提其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担任的职务?在请教专业人士后,记者得知,这是因为白恩培、王三运被查处都是在2018年3月十二届全国人大换届前,他们当时还在全国人大专门委员会任职;而赵正永、秦光荣尽管也曾担任过十二届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副主任委员,但换届后二人均已卸任。


 

fm

2019年第9期《中国经济周刊》封面


中国经济周刊-经济网版权作品,转载时须获得授权并注明来源,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网络编辑:何颖曦)
作者
  • 微笑
  • 流汗
  • 难过
  • 羡慕
  • 愤怒
  • 流泪
0